教师风采

留住春天,给孩子一个花园


1568099710100522.jpg见到她时,丁香、兰花或者油画的感觉迎面而来。

一袭雅致的旗袍,裹着柔静的气质。或许,正是这样的气质性情,注定她在喧闹中多了一份思考,在人群中少了一些迎合追风。

貌似弱小,甚至不禁风雨,却牵手浩瀚博大的华夏母语,著书立说,用静静的文字表述一个弱女子的师道良知和社会责任。这样的担当,有些沉重,有些艰难。可是,她执着地认为:坚守心灵底线处的真善美,弘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永远离不开国文经典,这是人类灵魂工程师永远的责任。



追思“语文之痛”


2011年金秋,西子湖畔。刚刚参加完“千课万人”全国小学语文生态课堂观摩活动的邹敏娟,心绪波澜起伏。此次,有幸走近仰慕已久的全国特级名师,聆听他们的教学经验,遗憾的是:却没有得到自己一直寻找的关于作文教学的答案。
       从事一线中小学教学二十年了,目睹着一篇篇文质兼美的文章被分崩离析,随意肢解,也见到珠圆玉润的经典诗词被生拉硬扯,断章取义,更让她痛心的是,她亲爱的孩子们,在一堂堂的作文课上,不得不硬着头皮,挤牙膏似的,写出一句句空洞干瘪的话语。那些话,不是发自肺腑的,不是快乐流淌着的,而是胡编乱造,词不达意的。在一篇普通的作文里,病句、错别字有时竟达二十多处!稍好一些的,文字通顺,却也是人云亦云,比如写梅花的,一定要写出它不畏严寒的精神;写一件事的,定要牵扯出一大堆的人生道理;写人的,必定要编造一通故事,甚至写自己的妈妈,都要虚构深夜就医、雨中送伞的种种情节。作文对于他们来说,早已成为了一种负累,一项带有强制性的任务,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体验不到文字的美,生活的美,更遑论培养写作兴趣了。很多大学即将毕业的孩子,连毕业论文都是东拼西凑,或者找人代笔;参加工作以后,年年的工作总结都是“百度搜索”,篇篇单行材料都是“网络代劳”!但这些,都不怪孩子,他们都是应试教育体制下无辜的受害者,是这个人人急功近利、事事追求直接效益的社会的牺牲品。
       作为一名文学爱好者和语文教师,邹老师对这种现状深恶痛绝。她清楚地意识到,在我们学习母语的过程中,一定是哪里出现了错误。现实教育中,许多家长和孩子本末倒置,把分数凌驾于语文综合素养之上,忽视了语文本身的美,忽略了传统美育教学。
       现实,不能完全由老师支配,但课堂完全可以由老师掌控。弘扬传统国学,珍爱经典作品,培养写作兴趣。这是语文老师当下的责任,也是邹敏娟老师长期以来思考研究的课题。


寻求“教学蹊径”


意识到这些问题的她,开始努力地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
       她庆幸自己有过一段宝贵的经历。从小以书为友,坚持写作,十六岁起发表作品;十七岁被中国作家协会鲁迅文学院少年作家班录取,得到了雷抒雁、刘心武等名家的指点;十九岁时写了一篇文艺评论,被编入了高中语文教材。相继在国内各报纸刊物发表散文、诗歌等文学作品500多篇,获得全国青年教师读书大赛一等奖、全国青年教师基本功大赛二等奖,陕西省教科研成果一等奖,陕西省“文学之星”称号,咸阳市教学能手、秦都区诗词大赛一等奖……不管身处何地,读书、写作、学习、反思从未间断。正因如此,她时时刻刻都能够感受到文字的芬芳,而她更愿意把这份芬芳,传递给她的孩子们,好让他们能自如地翱翔在语文的天空,让他们的人生更丰富、更生动。
       纯粹根据自己的理解和经验,她尝试了大量的作文课,每一次都与上次不同,都会进行一些调整和改变。起初是在课堂上进行分组讨论,在口语交际的同时拓展思维,进而进入习作环节。后来增加了多种形式,音乐、小品、游戏等等都被纳入了课堂,在有限的时间内,孩子们兴味盎然地学习和交流,效果不错。但这些都不够,邹敏娟深知:孩子写作水平的提高,与他本身的阅读积累和长期阅读中形成的对语言文字和周围生活特有的感悟能力密切相关,不解决读的问题,一切的形式革新都是缘木求鱼,钻火得冰。
       数百次的习作课堂实践,终于让她明白了语文教学中最朴素的道理:读写相生相长,不可厚此薄彼。这个道理看起来很简单,但实际教学中并不容易把握。读什么,怎样引导学生读,如何把读的经验运用到写作中去,怎样指导学生既能汲取前人佳作中的精华,又能抒发独特的自我感受,表达有个性的真切思考,写出完全属于自己的文章呢?
       源于此,她一步步编织着自己的作文教学改革之梦。她把自己一点一滴的思考、实践经验以文字的形式记录下来,以作文教材的方式呈现出来,并不断进行着修正和完善。在编写教材的过程中,她的思路逐渐明晰起来,眼前豁然开朗。随着编写工作的深入,多年的困惑、烦恼逐一消失,她开始认识到,自己正在从事的这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竟然是那么有意义。
       这套名为《阅读与写作》的系列教材,一共分五个级别,每级分为上下册,由浅入深,从易到难,循序渐进,稳步提高,全面地讲述了习作过程中可能遇到的问题以及解决的方法。与那些所谓的“作文速成法”最大的不同在于:无论是哪种文体的写作指导,哪种技法的讲解,都始终贯穿名篇佳作的阅读理解。因为,她不相信任何的“速成”。无论是谁,他的写作水平的提高都需要经过相当长一段时期的“磨练”。在老师指导得法的情况下,学生可能会少走一些弯路,因而这个过程可能相应会被缩短,学生容易更快地到达目的地。但是,没有一种方法能够代替这种“磨练”。否则,再高深的理论都是空谈,也可能是谎言。
       一直有家长问,孩子作文写不好,多看作文书行不行?邹老师坚决否定这一做法。她说,作文书上所编选的,都是同龄孩子的习作,这些习作,无论从思想内容还是文字水平上,都存在着这样那样的不足,与真正的美文相差甚远。孩子读这样的书,他的认知水平被限制在一个较为低下的层面,很难发掘出更高层次的东西。而且,经常性地阅读作文书,无形中会让孩子产生一个错误的认识,以为天下的文章都是这么写的,自己也就模仿这些作文来写,依葫芦画瓢。画得好的,还能画出大概的样子;画得不好的,画出来的就是“四不像”。我们大人都知道“文无定法”,文章该怎么写,写什么,是没有任何条条框框的约束的,只要自由地抒发真实的情感,写出真我,就是好文章。为什么要拿一些粗陋的绳索来捆绑自己的孩子呢?


 构建“完美课堂”


1568099802742341.jpg

事实上,没有任何一节课是完美的,即使是名师的课。但邹敏娟依然想要追求这样一个完美的课堂:在她的课堂上,学生们可以畅所欲言,尽情表达自己对于某篇文章的看法,或褒或贬;他们尽可以敞开胸怀,自由书写自己的心灵,不必考虑文法错误,老师也不会把“鱼游过去了,水很活泼”判断为病句(实际上那是一句多么精妙的诗啊);他们快乐地享受着文字,享受着作文如潺潺山泉流淌的那种轻松和愉悦。
      作文课,可能也不再是单一的作文课。它可能是体育课、音乐课、美术课、地理课、历史课,它融合了很多的因素在里面,它兼容并蓄,无所不包。它博大、平和、自然,尽最大可能扩大孩子的认知范围,拓宽他们的思维领域,激发他们的想象力,培养他们的创新意识。
       在她的课堂上,学生们还可以暂时抛开升学带来的烦恼,考试带来的压力,轻轻松松地讲故事、写小说。还可以来一个写作竞赛,就叫“故事接力棒”。她会预先准备一个画好班级图腾的作文本,提供一个简单的故事源头,然后由他们一个一个接着写下去。没有主题不重要,思想是否深刻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这个过程中,他们能体验到自主写作的悠游自在,感受到文字的神奇和无穷魅力。这些,对于孩子们来说尤其珍贵。
       在她的课堂上,每一个孩子都可以当众朗诵自己的文章或者诗歌,其他孩子都可以给他献上自己的掌声或者赞美。这些掌声和赞美本身就是对孩子的肯定,这对于初学写作的孩子来说是多么重要啊!得到鼓励的那艘小小的帆船,在蔚蓝的大海上,高高举着被风涨得满满的、自信的帆,会行驶得多么坚定和稳健!
       如果因为老师的疏忽而忘记了表扬某个孩子,他就可以在课堂上要求得到老师的表扬、微笑或者拥抱,邹老师会丝毫不吝惜自己的语言或者感情,给他最诚挚最温暖的鼓励。当然,他也可以把同样的鼓励适时地奉献给他的朋友和同学,让爱得到延续和传播。
        阳光明媚的日子,邹老师会带着学生们去寻找春天的足迹。看如彤云一般堆积在枝头的花朵,听如仙乐一般宛转的啁啾鸟语。拨开草丛,观察蚂蚁的动向;踮起脚尖,捕捉那只贪玩的蝴蝶。当柔和的风拂过面颊,他们中有人会吟诵起春天的诗句:“春日迟迟,卉木萋萋。仓庚喈喈,采蘩祁祁……”
        她说:“每一个孩子都属于春天……我会尽我所能,净化环境,给孩子一个美丽的花园……”这是邹敏娟老师多年坚持的教学风格。